蒸好粘苞米等着跤王 王娇:家里炕头睡觉最香

热腾腾的包子、刚出锅的苞米、左邻右舍的亲切问候、畅谈奥运的欢声笑语……沈阳市苏家屯区十里河镇五里街村,是有些偏僻的小乡村。

因为王娇的夺冠,这个小乡村在8月17日那天沸腾起来。9月4日晚,冠军女儿王娇终于回家了,这又让五里街村热闹得像过年一样。鞭炮礼花放了无数,亲戚送来蒸好的粘苞米,乡亲们也都来到王娇的家里坐坐聊聊,相关领导还授予王娇“沈阳五四奖章”。北京奥运才刚刚结束,王娇已经剑指2012年伦敦奥运会了。

王娇家的几间瓦房显得非常新,这是用王娇在2005年全运会的奖金重新翻修的。可这三年里,她却没在这里睡过一次。“平时大概一个月回来一次,每次只能待一个小时,吃顿饭就走。”前天,王娇终于和爸爸妈妈团聚在家中,这天晚上,王娇没有睡在为她装饰一新的房间中,而是跑到东屋和爸妈挤在一起,“爸妈把炕头留给了我”,王娇得意地说,“一直和爸妈聊天,什么都聊,好多年没有这样了。我还问我妈,我夺冠时你哭了?我妈说,当时没哭,后来哭了……聊了一会儿爸爸就呼呼睡着了,后来我妈也困了,就我特别兴奋,但这一宿睡得特别香。”

很多奥运冠军在夺冠后都急着给父母买新房,但王娇说,爸妈在这里住惯了,和乡亲们也处得特别亲,她对这里的感情也特别深,所以暂时不会考虑搬家,即使将来在别处买了房子,这个家也会一直保留。

王娇说,从小她在村子里就是个“孩子头”。那时候,她“打架”的主要对手是四舅家的哥哥,“那时我哥挺怕我的,但长大后我就怕他了。”王娇笑呵呵地说。“我小时候就特别有劲儿了,四舅家买化肥都是我来扛。那时候我和我哥总打架,大人们在外面压豆子,我和我哥就在中间的空地上打,我咣咣打他,他根本打不过我。”看来,这位哥哥一不小心成了奥运冠军最初的“陪练”,但王娇笑着说:“我和我哥那不是摔跤,而是拳击,我们之间就是用拳头说话。”

小时候,王娇和哥哥打得不亦乐乎,现在长大了,兄妹之间更多的是牵挂。王娇回家当天,就到哥哥家“蹭饭”去了。“四舅妈给我做了一锅包子,味道跟当年一样香!”王娇笑道。

“王娇爱吃我做的包子,她的名都是我起的呢!”四舅妈回忆道。“当初给她起名带个娇字,是希望她越长越漂亮,但她从小就活泼好动,跟男孩打架都不吃亏,谁知道,后来还练上了摔跤,当上了奥运冠军,成了跤王!”

奥运会结束后,老牌冠军张宁最想回锦州的家里,看看父母,再和老公于洋一起出去旅旅游,她说:“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我想我不会再打球了,奥运会应该是我最后的一次比赛了。”

回到家乡,受到这样热烈的迎接,张宁笑称已经习惯了,无论是在北京、香港还是澳门。热情的球迷总是让这位33岁的奥运卫冕冠军备感荣耀。张宁说:“不过在家乡感觉肯定不一样,觉得更亲近。”

在奥运会的闭幕式上,张宁有幸成为中国代表团的旗手,张宁回忆起那一刻,还是显得十分激动。“这是我一生最大的荣耀,与两个奥运会冠军一样令人激动,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自己付出的一切都值了!”

“现在还没有计划下一步怎么安排,时间安排得太紧了,留给自己的时间不会很多。难得于洋放假,本来是计划出去旅旅游的,但是现在也定不下来,要看我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确实是太累了。不过锦州肯定是要回去的,这4年里就回过两次家,奥运结束了,也该跟爸妈多聚一聚了。”张宁告诉记者说。

现在,张宁是否退役,成为外界关注的一个焦点。辽宁省体育局局长孙永言在谈到这个问题时,曾经表示如果张宁身体条件允许,他希望张宁能代表辽宁参加明年的全运会。但张宁自己却觉得,继续打球的可能性很小,不过当教练是可以考虑的。

接下来,张宁还有许多事要做。刚买下的200平方米的房子还没有装修,驾照也得尽快考,不过目前当务之急的,还是在2009年休息一年后,2010年能添个小宝宝。

金牌:杨秀丽(柔道),张宁(羽毛球单打)杜婧/于洋(羽毛球双打),唐宾张杨杨(赛艇),王娇(摔跤),王楠(乒乓球女团),郭跃(乒乓球女团)

银牌:郭丹(射箭)、王楠(乒乓球女单),马弋博高丽华孙镇李红侠任烨赵玉雕宋清龄(曲棍球),章硕孙丹侴陶隋剑爽(艺术体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