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重返奥运的曲折

▲1979年10月,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在名古屋通过决议,恢复了新中国在国际奥委会的合法席位。基拉宁主席(左)向中国奥委会秘书长宋中(右)表示祝贺。

1952年7月29日,参加第15届奥运会的中国代表团抵达赫尔辛基后,在奥运村举行升旗仪式。

由225名体育健儿组成的中国体育代表团出席第23届夏季奥运会在洛杉矶纪念体育场举行的开幕式。

1979年11月26日,国际奥委会宣布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奥委会的合法权利。没有这一天,就不会有洛杉矶奥运会上许海峰的枪声,不会有中国体育健儿获得的172枚奥运金牌,也不会有让中华民族梦想成线年北京奥运会。

但是,当年中国为何要同国际奥委会断绝关系?中国在重返奥运大家庭的过程中历经了多少坎坷?解开了什么死结?人们至今知之不多。

中国体育组织与国际奥委会正式发生关系在1931年。那一年,国际奥委会承认了中国全国性体育组织——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简称“体协”)为中国的国家奥委会,从此,中国就成为奥林匹克大家庭中的一个成员。全国解放前夕,国际奥委会里有3名中国委员,他们是王正廷、孔祥熙,董守义。王正廷和孔祥熙去了台湾,董守义留在了中国大陆。留在大陆的还有体协的领导成员张伯苓、马约翰、吴蕴瑞等。1949年10月26日,体协进行改组,宣布成立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简称“体总”)。

1952年,第15届奥运会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体总决定组团参加,并通过国际奥委会中国委员董守义发电报给赫尔辛基奥组委。6月16日,赫尔辛基奥组委回电并转来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瑞典人埃德斯特隆的一封电函,电函上写着:“任何中国运动员不得参加奥运会。”还特别说明已经“同时通知了台湾和北京”。过了几天,埃德斯特隆又亲自发来一份电函,大意是:北京新的体育组织要替代原来的中国奥委会,但台湾的“体协”也要求参加奥运会。国际奥委会虽然希望中国运动员参加奥运会,但中国目前的情况与国际奥委会的基本组织与章程不符,国际奥委会希望这个问题能在以后解决。

7月17日,国际奥委会在赫尔辛基举行第47次全会。埃德斯特隆在会上提出“中国奥委会”问题,并拿出执委会决议让委员们通过,这个决议就是拒绝中国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另外还附带两个解决办法,一个是同时承认北京和台湾两个中国奥委会,另一个是只承认台湾体协为中国奥委会。在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委员们的努力下,这个决议没有被通过。国际奥委会最后以33票对20票通过一项折中方案:将“中国奥委会问题”暂作保留,先邀请中国大陆和台湾运动员参加奥运会。

在第二天(18日)继续举行的国际奥委会全会上,时任国际奥委会副主席的美国人布伦戴奇对这个方案有一个特别的说明。他说:“为了免除一切误会,有必要指出,国际奥委会并不承认任何中国的国家奥委会。”国际奥委会的方案一出来,台湾就以“大陆参加我不参加”为由拒绝了。体总了解到台湾不参加,就准备组团前往。此时奥运会已开幕,但周总理力主参加:一定要去,把五星红旗升起在奥运赛场就是胜利。体总迅速组建了奥运代表团。代表团7月25日启程,29日抵达赫尔辛基。此时奥运会各项比赛已近尾声,中国代表团中只有吴传玉赶上参加100米仰泳预赛,可惜由于旅途劳顿,又没有来得及调整,他在预赛中就被淘汰了。但是,我们“把五星红旗升起在奥运赛场”的目标达到了。

1954年,国际奥委会第49次全会以23票对21票通过承认体总为中国奥委会的决议。这次会议没有承认台湾的“体协”是中国奥委会,但是会后不久,台湾的“体协”却很蹊跷地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列入国际奥委会承认的国家奥委会名单之列。这件事一直是国际奥委会的一桩“悬案”。

由于某些人在国际奥委会中坚决推行“两个中国”的政策,董守义于1958年8月19日宣布退出国际奥委会。第二天,体总通过新华社发表声明,宣布同国际奥委会断绝关系。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通过2758号决议,恢复中国在联合国中的一切合法权利。1972年,国际奥委会举行第73次全会上,爱尔兰人基拉宁取代布伦戴奇当选为国际奥委会主席。国际体育界也发生了很大变化。1973年1月,第二届全非运动会在尼日利亚首都拉各斯举行,国际奥委会主席基拉宁作为贵宾出席了开幕式。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秘书长宋中也应邀出席。1月8日上午,在意大利奥委会主席奥奈斯蒂安排下,宋中与基拉宁进行了会晤,当谈到中国在国际奥委会的合法权利问题时,基拉宁问宋中:“在开除台湾的条件下,你们愿意加入国际奥委会吗?”宋中回答说:“我们的立场很清楚,我们不能容忍任何国际体育组织中有‘两个中国’或‘’的情况存在。”

1973年,复出担任国务院副总理。1974年初,小平同志指示,对国际奥委会和国际体育组织“要采取积极主动的方针”。1974年9月,中国首次亮相亚运会,即以33枚金牌的成绩排名金牌榜第三名,令世界瞩目。国家体委领导决定趁势而上,将1975和1976两年的工作重点放在对国际奥委会开展工作方面,为中国运动员参加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创造条件。

中国向国际奥委会提出驱逐台湾,恢复中国在国际奥委会中合法权利的申请后,国际奥委会内部有三种意见,第一种是支持中国的立场,持这种意见的有罗马尼亚委员西贝尔科、西班牙委员萨马兰奇等人;第二种是帮台湾说话,持这种意见的如新西兰执委和牙买加委员;第三种是赞成接纳中国进入国际奥委会,但又不赞成将台湾驱逐出去。三种意见中,持第一、二种意见的委员是少数,多数委员持第三种意见。如何既能让中国加入国际奥委会,又不用驱逐台湾,国际奥委会有一个思路,就是让台湾的“中华民国奥委会”改名。第一个把这种思路传达给中国的是国际奥委会主席基拉宁。

1978年4月,国际奥委会第一副主席萨马兰奇受基拉宁委派访问中国,在北京与体总副主席路金栋、秘书长宋中、副秘书长何振梁进行了会谈。对于萨马兰奇的建议,中国也没有接受。在当时,驱逐台湾是一个原则,原则问题不能让步。

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交。国际国内形势的新变化,为中国重返国际奥林匹克大家庭提供了新的有利条件。

1月17日,中国中央政府批准在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之外,成立“中国奥委会”。2月20日,中国奥委会正式向国际奥委会递交了入会申请。1979年4月3日至8日,国际奥委会在乌拉圭首都蒙德维地亚举行执委会和第81次全会。会上何振梁在重申了中国奥委会愿在任何时候同台湾体育组织商谈的立场之后指出:“根据《奥林匹克宪章》和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的事实,国际奥委会在中国只能承认一个国家奥委会,即会址设在北京的、代表全中国运动员的中国奥委会。”接着何振梁说:“我们注意到现在有人要求台湾的体育组织改变名称并继续留在国际奥委会内。我们认为,这虽然不是彻底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但是为了配合国际奥委会朋友们寻求解决中国代表权问题的努力,考虑到台湾地区目前的状况,作为一项临时措施,在恢复中国奥委会席位之后,也可以特许台湾地区的体育组织以中国台湾奥委会的名称,即作为中国的一个地方机构留在国际奥委会内,前提是不得冠以‘中华民国’字样,也不得单独使用‘台湾’字样,不得使用所谓的‘国旗’、‘国歌’,以及任何代表所谓‘中华民国’的象征。”

埃及委员托尼提问:“你们是否同意与台湾的体育领导人在任何地方会谈?是否同意台湾单独组队?是否同意台湾单独加入国际奥委会?”

何振梁首先以肯定的答复回答了托尼的第一个问题。对于第二个问题,何振梁说,如果台湾运动员不便与大陆运动员组队,台湾可以在“中国台湾省”的名称下单独组队参加奥运会。对于第三个问题,何振梁的回答是,国际奥委会如果没有其他解决办法,只要它承认中国奥委会代表全中国,中国奥委会同意作为一个临时措施,台湾可以加入国际奥委会。

1979年11月26日,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姆扎里在国际奥委会总部宣布,国际奥委会经过全体委员通信表决,以62票赞成,17票反对,1票弃权,批准了执委会10月25日在名古屋做出的关于中国奥委会在国际奥委会合法权利的决议。

11月27日,中国奥委会在北京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中国奥委会主席钟师统宣布,中国将派体育代表团参加1980年利勒哈默尔冬季奥运会和1980年莫斯科夏季奥运会。